主页 > 独家报道 >

独家报道/朱凯廸只顾“抽水” 懒理农户截水

发布者 ; 站点

独家报道/朱凯廸只顾“抽水” 懒理农户截水

扰攘七年,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支持的菜园新村农户数月前开始复耕,刚复耕就爆麻烦:有农户乱截水道抢水,导致邻村老农户无水耕作!惨被截水的“我地农莊”负责人黄零连日在社交网站求援,呼唤当年被称为“菜园村之子”的朱凯廸现身协调,却迟迟不获朱的回应,黄零斥朱凯廸只识抽水攞完威就闪人(失踪),更发帖直指“朱凯廸离弃菜园村”,懒理菜园新村乱截水道抢水,令耕作20年的真正农民受苦。

“我地农莊”负责人黄零,在菜园新村毗邻的大窝口村经营农场20年,一直使用源自清潭水塘的水道灌溉农田,水源充足,但建村七年的菜园新村数月前开始复耕,两村需共用水道,黄零的农场即被抢水截水。

黄零投诉菜园新村农夫“坐享其成”,又乱截水道。水道的中段有分岔口将水道一分为二,分别流向黄的农场及菜园新村,黄说当复耕农夫要取水灌溉时,便会用沙包封住通往黄零农田的分支水道,将所有水流完全引到菜园新村,“封住咗唔紧要,但用完又唔开番,问佢哋(新村各农户)又话冇人搞过。”

赚完人气 新村“用完即弃”

黄零又批评,共用水道的复耕农夫,一直未有尽义务帮忙除草,打理水道:“佢哋以为有水就用得,但其实要不时喺上游打草先有水流落嚟”。

黄零曾逐家逐户欲找新村“话事人”商讨共用水道的问题,却发现菜园新村“无王管”,复耕农夫只是各家自扫门前雪,更无人知谁是新村的负责人:“佢哋复耕冇负责人,我逐个逐个倾又冇改善,佢哋都唔觉得有问题。”

而当年反高铁,靠菜园村迁村复耕赚人气上位,晋身立法会后,朱凯廸就玩失踪,“你(朱凯廸)攞咗咁多农业嘅光环,係好应该做番啲嘢,点都要落嚟呀,即係打个电话嚟,整个WhatsApp嚟呀,呢啲嘢基本要做嘛。”黄零不满地说。

失踪卸责 网民:何不食肉糜

记者翻查朱凯廸的Facebook,发现仍贴有支持“重建本土农业”的帖文,正好显示他只管博取人气,口说撑复耕,懒理埋炸弹!

其实自4月3日起黄零已於Facebook发文,表示自己的农场被抢水,连日来一直呼唤朱凯廸出面跟进事件不果,至4月7日再发文直言“朱凯廸已经离弃菜园村”、“有无人可以帮手做banner朱凯廸离弃菜园村,挂喺村口,挂西铁站、挂大榄隧道。”有网民将黄零的情况发私人讯息予朱凯廸,结果朱凯廸回覆“如果不够水,就要求水务处(署)放多些水。”有网民留言批评朱凯廸的言论是“何不食肉糜”。

黄零好不容易才找到当年建村的核心人物之一,菜园村关注组副主席卢明光,却换来冷言冷语:“佢觉得有水用咪得,懒得理我,我同佢完全倾唔到两句!”记者到菜园新村了解,农户黄太否认有菜园村人截水道抢水,她更维护朱凯廸,称其立法会事务繁重,没出面处理水道问题合理。

渔农界立法会议员何俊贤形容,朱凯廸不懂农业却推行复耕,引起抢水问题是“正常嘅结果”,更批评他假借农业之名损害农民的利益。何俊贤强调,农业工作必须慎重进行,,认为朱凯廸当年为了出位,未有做好全盘考虑就推动菜园村复耕,导致现时出现问题,朱凯廸绝对有责任。而身兼元朗区议员的立法会议员梁志祥则表示,应确保水土适合才推动复耕,认为朱凯廸推动复耕时考虑不周,质疑他将责任推卸至政府。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