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矿业 >

深度解析:中国企业海外矿业投资高失败率的真

发布者 ; 站点

导读:近年来,国内外舆论不断强化一种观点:即过去一段时期,中国矿业海外投资有着非常高的失败率。这一观点及基于此衍生出的各种解读,已对支持中国矿业“走出去”的政策产生了消极影响,国有矿业企业海外投资积极性在下降,地勘单位投资几乎停滞,金融机构和合作伙伴对相关企业的信誉评价和估值下降,投资溢价增加。

尽管少数中国矿业企业加大了境外矿业投资的力度,但总体看,中国海外矿业投资所占的份额在减少,中国矿业全球化步伐在放慢,这对进口依赖程度居高不下的我国矿业来说,是不利的。要改变这一局面,只有客观认识中国矿业“走出去”的现状与未来。

近年来,国内外舆论不断强化一种观点:即过去一段时期,中国矿业海外投资有着非常高的失败率。如有国外机构指出,中国企业海外矿业投资的失败率为42%,相比之下全球的平均水平为32%;一些报道称中国企业海外矿业投资失败率高达80%甚至95%,还说中国金属行业占全部境外投资失败项目金额的27%,仅次于能源和电力行业。

图为2013年下半年,中信泰富位于西澳大利亚的一处铁矿

这一观点及基于此衍生出的各种解读,已对支持中国矿业“走出去”的政策产生了消极影响,国有矿业企业海外投资积极性在下降,地勘单位投资几乎停滞,金融机构和合作伙伴对相关企业的信誉评价和估值下降,投资溢价增加。

尽管少数中国矿业企业加大了境外矿业投资的力度,但总体看,中国海外矿业投资所占的份额在减少。据商务部统计,2015年中国矿业对外投资占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的8%,而2016年上半年仅占4.7%。中国矿业全球化步伐在放慢,这对进口依赖程度居高不下的我国矿业来说,是不利的。要改变这一局面,只有客观认识中国矿业“走出去”的现状与未来。

一、海外矿业投资项目不宜早下定论

评判矿业项目成败,时间尺度上,至少要观察一个矿业周期,甚至需要整个矿山寿命期后方可盖棺定论

目前关于中国矿业“走出去”失败原因的探究,大多先入为主地认同了上述投资失败率高的观点,,且侧重于对具体原因就事论事的分析,而对于这一观点本身的正确性缺乏反思,找出了诸如后发劣势、恶性竞争、对象国政策多变、遭遇劳工、环保、社区问题等众多原因,却仍然无法就如何改变这一局面给出充分解答。

(1)海外风险勘查项目的高失败率,推高了海外矿业投资总体失败率

鉴于中国境外矿业投资数据的不透明,加之统计时点和统计事项,如项目数、公司数、涉案价值等,统计阶段,如勘查、开发和并购等以及失败的评判标准等口径的差异,很难确切计算出中国海外矿业投资的失败率。但是,我们认为目前所估算的极高的失败率,主要是在统计中计入了海外风险勘查项目的失败率所致。

全球风险勘查项目的成功率只有1%左右。而每1000个找矿靶区,只有一个会成为矿山。近十年来,风险勘查项目失败率呈上升趋势。2005年以前,勘查支出与发现呈同比例变化,但2005年以来,勘查投入增加了10倍,但勘查发现一直保持平稳水平,说明单位勘查支出的发现率在下降。

全球范围内,勘查公司都有较高的失败率。过去十年来,澳大利亚初级勘查公司有80%是亏损的。将勘查项目与采矿和并购项目一并计算中国海外矿业投资的失败率,必然得出中国海外矿业投资绝大多数都失败的结论,这显然是不客观的。

(2)海外矿业投资项目不能以一时论成败

简单截取某一时点评判一个矿业项目的成败,是不客观的。

以中国首钢秘鲁铁矿为例:1992年首钢总公司以高出底价近6倍的出价,购买了秘鲁铁矿股份有限公司98.4%的股份及其所属670.7万平方公里矿区的永久性开采权、勘探权和经营权。该项目此后因社区、劳工等问题深陷困境。经过多年在国内外各种压力下的坚持,2005年以来,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后,首钢秘铁开始走出困境。在收购13年以后,2006年开始向总公司返利。1993年以来形成的各类财务欠账余额942万美元于同年处理完毕,成为首钢总公司主要利润来源之一。

一个矿业周期通常十余年。发现矿山并进入开采阶段(前导期)通常需要15年左右。矿业项目还需要几年进入盈亏平衡期。大型矿山通常可开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评价矿业项目成功与否通常有四个标准:

实施和启动过程中安全运行;

项目达到商业目标,按时和按预算交接;

符合客户和股东预期;

和全球同业相比,资本成本和计划执行具有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