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智慧矿山 >

基于物联网的平行智慧矿山系统的应用实践

发布者 ; 站点

徐工集团在智能化应用实践中,基于自主开发的汉云工业物联网平台,与中科院自动化所王飞跃教授开创的平行驾驶理论为支撑,联合中科院自动化所旗下慧拓智能机器有限公司合作开发了平行智慧矿山系统,提高了驾驶安全和运营效率。

在四面环山、道路崎岖的内蒙古露天矿区内,一辆装配有先进传感系统的工程自卸车,与一台同样无人的挖掘机协同配合完成装载,无人矿卡自动循迹行驶、智能避障,人字形倒车,自主完成一系列动作。几名工程师在千里之外的智能调度中心目睹了这一切,并时刻监管杜绝随时可能发生的安全隐患。这是徐工集团与慧拓智能机器公司一同打造的平行智慧矿山系统,也是徐工集团向工程机械智能化转型的缩影。

基于物联网的平行智慧矿山系统的应用实践

挖卡协同装载

作为国内工程机械行业的奠基者,开拓者和引领者——徐工集团,正在经历着这场智能化的“蜕变”。

在工程机械行业,智能化技术的运用不仅能保证产品质量的稳定性,提高劳动生产效率,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和劳动强度,还能加快企业的升级转型,摆脱产品的同质化竞争,提升产品品牌价值。相对陌生的工程机械领域,我国正发生着由大变强的转变,其中的驱动力就来源于传统机械化向数字化,自动化的迈进。

1月10-11日,在青岛举行的2019国家智能产业峰会上,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李锁云深度剖析了“29年始终保持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第一位”的徐工集团是如何应对这场智能化变革。

徐工对智能化产业应用的理解

基于物联网的平行智慧矿山系统的应用实践

李锁云提到:“徐工集团智能化产业发展,重点聚焦在产品智能化,制造智能和服务智能三个大方面。目标就是要通过智能化的手段,构建高效快速反应的研发体系,生产制造体系和市场服务体系,实现产品全生命周期的数据互联互通,为客户提供更加智能,更可靠,更满意的产品和服务。”

随着国家发布中国制造2025,徐工也结合工程机械行业的特点:典型的多品种,小批量,定制化,这么一种高度离散制造特点,通过顶层设计,先后发布了全面推进徐工制造2025战略,提出了互联网联合行动方案和智能制造实施方案。以两化深度融合为主线,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重点在智能研发,智能工厂,智能服务,智能管理和模式创新五大方向。细化为十大工程,分解为36个具体项目全方位全力推进,加速打造智慧型企业。

与此同时,作为一家集团化的公司,内部既有主机生产制造,更有专业零部件,面向行业服务的核心零部件两种制造模式,全面推行智能化应用难度可想而知。李总认为:“我们认为智能化的应用,目的应该首先关注共性问题,通过解决关键共性问题,可以加速智能化的工作,在企业落地的务实性,有效性。”

摆在徐工面前的重点共性问题主要有三个方面:一个是产品关键技能技术突破。工程机械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工程施工服务的,从某一种角度上来说就是一种特种作业的机器人。让一个机器如何更加有施工效果,智能控制的技术,无人操控的技术,以及高可靠性的技术,是产品的应用当中是关键。第二个是共性的关键制造技术。工程机械需要承载变化动态载荷,工况变化可以说有很多不可预测性。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它的结构,构件强度,焊接,装配等工艺研究和应用,产品在线检测,以及怎么确保它的实用功能可靠性,在制造过程当中显得尤为重要。第三个是大数据的应用与分析。其中包含数据治理,数据的收集,采集,,以及环境适配,数据管理等方面的内容,真正发挥数据机智能制造的价值牵引作用。

通过上述理解,徐工确立了智能化发展的原则,就是总体设计。一厂一车,智能制造为核心,构建徐工智能化发展的总体框架。数字化研发是关键源头,自动化设备的互联、数据采集、环境适配是基础载体,信息化系统的集成是神经枢纽,工业大数据的应用是核心要素。从纵向贯通维度,具体体现在五个层面:第一层是设备层,在自动化人机协作,可重复工装夯实操作单元以及生产性基础。第二个是控制层,建立数据采集,分析平台系统,将多种信息、不同接口、各类加工数据、运行数据进行实时采集和分析。第三层是车间层,通过MES,QMS进行智能化管控系统。第四是企业层,通过ERM等进行全方面管理。第五是通过供应链系统,大数据,工业互联网平台等实现公司内部和外部信息的互联互通。最终通过数据驱动智能制造的这一个模式,输出技术领先,打造“用不毁”智能化产品。

徐工智能化应用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