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智慧矿山 >

西部矿业:内部革新带动外延式发展

发布者 ; 站点

  当证券时报“中国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到达西宁时,全国许多城市正经历着酷暑的侵袭,而有着“中国夏都”美誉的西宁却凉爽宜人。立秋前的一场雨,更是赶走了夏日的炎热,凉风习习之中,我们与西部矿业的对话开始了。

  西部矿业被称为“‘世界屋脊’上的有色巨头”,总部位于青海省西宁市,公司今年进入上市的第11个年头。11年间,西部矿业的矿山资源发展至6座,从青海走向全国9个省(市、自治区),业务覆盖有色金属采选、冶炼、贸易、金融等。2016年前西部矿业经历了4年利润大幅度减少的困难时期,西部矿业推出了哪些改革措施使公司盈利走向正轨?由美方挑起的贸易摩擦对有色金属价格有什么影响?公司将如何打造绿色矿山、智慧矿山、花园式工厂?

  就上述问题,证券时报“中国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日前走进西部矿业,证券时报副总编辑成孝海与西部矿业董事长张永利进行了一场对话。

  管理升级助推

  企业“轻装上阵” 

  成孝海:西部矿业于2007年在上交所上市,11年来,公司资产规模由157亿发展到383亿,今年上半年发展势头也很强劲,请您简要介绍一下公司的发展历程和矿产资源的布局情况。

  张永利:西部矿业前身是锡铁山铅锌矿,锡铁山铅锌矿过去也叫锡铁山矿务局,由原冶金部下属的中国有色局来管理,属于中央企业,到上个世纪80年代移交给地方管理,成立锡铁山矿务局,后来经过改制,成立西部矿业集团公司,最后主业进行上市。

  西部矿业属于西矿集团的支柱产业,从锡铁山开始,公司不断向外拓展,现在总共有七座矿山,有色矿六座,黑色矿一座。省内有锡铁山铅锌矿和赛什塘铜矿,在省外,有西藏的玉龙铜矿,玉龙铜矿富有盛名,拥有700多万吨资源量,年处理矿石量是230万吨,生产3万吨铜。在四川有两座矿山,一个在甘孜州,叫四川呷村银多金属矿,另外一座在凉山州,叫四川会东大梁铅锌矿。在内蒙古的巴彦淖尔市有一座获各琦铜矿,伴生铅锌,还有双利铁矿,这样总共有七座矿山。青海省内的赛什塘铜矿去年关停,因其持有的采矿权及探矿权位于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从维护环保的大局出发,公司进行了关闭。

  2015年之前,公司总体比较困难,连续四年左右亏损没有盈利,公司压力非常大。2015年7月,我由西宁特钢集团调到西部矿业,当时公司上下对总体情况进行诊断,把脉研究,最后重新确定了公司的改革举措,对内部进行转型升级,淘汰落后的装备,对矿山实施技术创新,同时进行管理升级,三大举措并行。

  通过以上几个举措,到2016年,公司开始全面盈利。应该说到目前为止,上市公司总体是轻装,今年上半年效益非常好,产品价格提升只是一个方面,主要来源于内生动力的变化:管理的升级,装备的升级,还有技术创新。

  金属价格长期来看

  不会有大的波动 

  成孝海:公司去年及今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显示,产品价格一直在上涨,这种上涨趋势能延续下去吗?由美方挑起的贸易摩擦对产品价格是否有影响?

  张永利:产品价格持续上涨,我觉得不现实,像铜铅锌等有色金属有一定的金融属性,它和金融市场的变化关联比较大。如果人民币持续贬值,上涨的空间可能非常大,因为有色金属计价模式基本是以伦敦的有色金属市场作为参考,人民币贬值意味着美元升值,升值的时候国内反应就是价格上涨,因为现在大量的是依靠进口,靠美元来结算,和国际金融属性有关系。但是总的看,我觉得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也不会大跌。根据机构的研究,我们认为目前的价格有一定的合理性,铜在5万元左右,锌在2万左右,铅在1.7万~1.8万的水平,大幅上涨的可能性,我们觉得也不大。锌和钢铁行业市场有关系,大部分使用镀锌板,铅和制造业发展有关系,如果这些成本大幅度升高的话,对制造业的成本也会有很大的影响。目前这个价格,大家都认为是比较适中的一个价格,即使有上涨,也是短期行为,长期看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中美贸易摩擦方面,目前我国对美国出口的,除了电解铝之外,铜铅锌量都不大,因此对美国的依赖性不是很大。因此,中美贸易摩擦后,对铜铅锌市场没有太大的冲击。

  成孝海:公司的贸易业务收入远超金属业务,公司是如何看待贸易业务的?其对公司有什么价值?怎么样才能更好地提高它的毛利水平?